在我人生最最忙碌的那段日子裡,

我最親愛的父親驟然離開了我,

投入上帝溫暖的懷抱。

13907069_1115070101875805_4489454830149900672_n.jpg

一直猶豫著是否要寫下這篇文章,

在我的部落格與粉絲專頁上...

「釋放正面能量」是我的心願!

但是最終 ───

我還是決定把我的經歷告訴大家,

讓和我面臨一樣困境的兒女們,

在面對摯親生死關頭時,有所參考。

16602898_1474971132543760_5925243140414042783_n.jpg

看著爸爸的遺書與死亡證明書,

一邊落淚一邊完成這篇文章!

很多遺憾與憂愁...

我都選擇埋藏在心底深處!

由於父母晚婚,爸爸年歲已高,

所以我從很早以前就了解: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2.jpg

也因為如此,

我結婚後每週都會回娘家,

陪陪生我養我的雙親吃吃飯聊聊天,

爸爸也經常對我說:

人生短短幾十年,

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走⋯

事實上,我也意識到,

爸爸這兩年,身體逐漸衰老退化,

但是這陣子正是我人生最忙碌的時刻

忙著在教書、忙著準備教師檢定...

一直到2016年9月底,

爸爸開始感到心肺極為不適,

於是緊急住進醫院加護病房,

當我接收到媽媽來電通知,

我還以為跟以前一樣,

在醫院住上幾天就沒事了!

但是醫生說爸爸的病況危急,

「嚴重的肺栓塞」

讓爸爸好幾次都暈眩過去,

因為兩條肺部主動脈都堵住,

導致爸爸無法順暢呼吸而缺氧,

很有可能在一瞬間一命嗚呼!

醫生說爸爸年歲已高,

不適宜直接進行開刀取出血塊,

於是我們選擇了「溶血栓藥物治療」

當然,這是一個 高危險的治療方式

即便肺栓塞溶解了,

也會造成全身性出血!

 嚴重甚至會腦出血,導致中風!

但是,我們沒有其他任何選擇。

「溶血栓手術」

一開始算是有達到治療效果,

我爸爸大約一週後,出了加護病房!

我忐忑不安的心,稍稍穩定下來!

但是世事無常,

沒料到才出加護病房一週,

爸爸突然又呼吸急促!

 血氧濃度嚴重下降!

在某日深夜,醫院護理人員緊急來電

告知我現在要對爸爸實施「插管」

挽 回 最 危 急 的 生 死 關 頭 ...

護士問我:

「現在要進行插管,您是否同意?」

現在想來,

這通電話真是令人椎心刺骨的痛!

我說「請給我時間考慮,好嗎?」

〈 我認為插管是一項危險的治療!〉

我深怕管子一插,爸爸會回天乏術...

沒想到...

護理人員說「您沒有時間考慮了!」

為了維持爸爸的生命,

與期待未來有康復的一天,

我當下只好立刻連忙「答應插管」

隔天下課後,我奔往醫院探視父親,

 那時爸爸已經一句話都不能說了!

我心裡真的很難受,

為什麼事情來得這麼突然?

但是 爸爸意識是清楚的

我每日下課後都奔去醫院看爸爸,

每天都告訴他:

再忍耐幾天就可以出加護病房了!

等你呼吸狀況穩定就可以拔管了!

爸爸痛嗎?要忍耐哦!快拔管了!

每天都幫他按按摩,抓抓手...

殊不知,等到爸爸拔管的那一刻,

爸爸已經走向「死亡之路」

現在回想,爸爸插管的那段日子,

爸爸有一段時間是意識清楚的,

每次看到我來了,

即使嘴巴插著管子,

依舊對我微笑!

雙手緊緊捏著我的手!

好像是告訴我:

爸爸走了,要好好照顧自己與媽媽!

跌倒了,一定要堅強勇敢地站起來!

直到爸爸病逝前一週,

爸爸因為 敗血性休克 而深度昏迷,

在他陷入深度昏迷前〈稍有意識〉

 我說了此生不說就會遺憾終身的話!

第一:

爸爸,我愛你!

第二:

爸爸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媽媽!

說了這些話後,

爸爸撐著眼皮對我 眨眼微微笑...

至此之後,

爸爸再也沒有任何生理反應,

真正的陷入深度昏迷狀態了。

醫生也判斷爸爸已無救治機會,

即便裝上 葉克膜(人工肺)

也無法阻止死亡的發生。

我想,我能為爸爸最後做的事,

就是 讓他保有尊嚴與仁道的方式

走向生命的終點。

於是,含著淚水〈內心痛苦不堪〉

簽下:

放棄葉克膜急救...

放棄心肺復甦術...

放棄電擊...

以上種種無效又不仁道的醫療動作。

最後,

我們每位家屬都在爸爸心跳歸零時,

圍繞陪伴著爸爸,

也合力安撫媽媽的心情。

事情發生至今,

我沒有後悔我說的話、我做的決定,

 仍然心存感激,感謝上帝!

讓我有機會和爸爸交代清楚後事,

讓我在爸爸臨終前 盡最後一份孝道

爸爸走的時候 面帶著安詳與平靜

甚至在心跳歸零的那一剎那,

 也是極為祥和的面容!

感謝上帝!

3.jpg

爸爸擺脫塵世間的病痛與憂愁,

喜樂的國度裡獲得永生!

4.jpg

以上,說了這麼多...

其實是希望我寫下的這篇文章,

讓更多人知道,

選擇和平的結束摯親生命...

 或許是一種更仁道更慈愛的選擇!

在我4月中旬時,

歷經 突發性盲腸炎開刀

在全身麻醉下 插管一小時 的手術...

雖然僅僅是短短一小時的插管,

還是在毫無知覺意識的狀態下,

但是當我一醒過神來,

感受到的不是腹部開刀傷口的疼痛,

 而是整個喉嚨灼熱又乾枯的刺痛!

回想父親當時在加護病房插管的日子

而且還是意識清楚的狀態下...

那是何等的酷刑與殘忍啊!

我認為,插管超過三天以上,

以正常人的忍受力通常達到極限!

氣切 對長期仰賴呼吸器的病人來說,

 或許是一個更善待更仁慈的選擇!

若是 確認已無救治生存下來的機會...

放棄 人工肺葉克膜 大型維生手術,

是對生命將走入終點的病人的守護!

放棄 電擊 心臟按摩 強力救治動作,

更能完整維護好臨終病人的大體!

我在加護病房守護爸爸一個多月來...

看了太多太多臨終病人難受的離逝!

最後,

爸爸大體嘴角依然有插管留下的印記

 那是多令人心痛的痕跡啊!

還好,除了這塊小小印記之外,

並無 刀痕、縫線、燙傷、肋骨斷裂

 我選擇了和平讓父親走向生命終點!

爸爸 臉帶詳和離去的面容

 我這一輩子,永遠也忘不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Miranda的粉紅教室

Miranda粉紅教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